主播跳槽违约面对巨额赔偿工作频发

金牌艺人“刘一手”,本名丁大元,因擅自在外站进行直播,违背与广州欢聚传媒有限公司签定的《金牌艺人生意协议》,被广州仲裁委员会裁决赔偿违约金近2303万元。

跟着直播行业的快速开展,类似主播跳槽违约工作时有发生。

业管家士认为,主播违约不只影响直播行业的开展,还触及诸多法令问题。

主播跳槽违约频发 无法赔偿成为老赖

据(2018)穂仲案字第13065号中国广州仲裁委员会裁决书显示,被请求人丁大元(金牌艺人“刘一手”)在合约期间,违背了与请求人广州欢聚传媒有限公司于2015年9月18日签定的《金牌艺人生意协议》。

裁决书显示,2017年3月25日,丁大元擅自在外站进行直播,依据《金牌艺人直播行为管理规则》,请求人对其进行“冻住当月佣金”处分。丁大元主意向公司提供保证书,称将严厉遵守协议规则直播。

之后,被请求人丁大元于2017年8月再次违背生意协议,在外站进行直播,直至2017年9月,被请求人丁大元仍继续屡次在YY平台(协议约束的仅有平台)以外的直播平台进行互联网演艺活动,构成底子违约。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广州仲裁委员会裁决丁大元赔偿广州欢聚传媒有限公司违约金23025388.29元,补偿律师费5万元,鉴定费4000元,公证费3320元以及支付仲裁费168009元。

记者留意到,类似主播跳槽违约的工作,近年来频频发生。

本年1月,熊猫直播公开称,主播刘万鑫违约跳槽至第三方平台,要求3000万元赔偿。

同月,斗鱼直播平台所属公司与知名主播曹海发生合同胶葛,斗鱼直播平台所属公司除要求法院判令曹海继续在斗鱼平台进行直播外,还需向斗鱼平台所属公司支付违约金约1.5亿元。

上一年11月,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通过官方微信号披露了游戏主播“嗨氏”与虎牙直播合同胶葛案的终审判决,“嗨氏”将为自己的跳槽行为支付4900万元违约金。

此前还呈现过,YY金牌主播仙洋违约跳槽被判赔偿违约金817万元;主播“张大仙”从企鹅电竞跳槽到斗鱼被判340万元等违约工作。

不过,不少违约跳槽的主播因无法偿还违约金成为“老赖”。

上一年1月,触手主播“入江闪闪”在未经答应的状况下于虎牙开展直播,被法院强制执行后列为“老赖”。主播“嗨氏”也因无法偿还4900万元违约金,被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加入失期人员黑名单。

门槛偏低本质不一 影响市场良性竞争

中国传媒大学政法学院法令系副主任郑宁分析称,主播违约通常是指主播违背其与直播平台签定的独家直播条款,即未经签约直播平台同意,主播不能到签约平台以外的平台从事直播事务。直播平台或生意公司和主播之间签定的合作协议往往不属于劳动合同,平台或生意公司和主播之间也并不是用人单位和劳动者之间的关系,故不适用劳动法规则。

相关阅读